内乡窑,那飘进历史的十里烟岚

石堂山元代至大二年碑刻青瓷梅瓶青瓷斗笠碗青瓷盘菊瓣花口碗带款识瓷片内乡窑址中心区摄影/江红军  □记者张冬云  1992年麦收时节,淅川县老县城西门外丹江边,一群农民在洗澡,有人感到脚被硌了一下。 这人钻入水中,从流沙中抄起了那个硌脚的东西,竟是一个青釉瓷盘,完完整整的,盘内外皆是青绿釉,幽光闪耀。 众人钻入水中去摸,摸到了77件瓷器,其中76件是青釉瓷器。   这批瓷器辗转被河南省博物院收藏。

省博研究员杨爱玲惊叹“釉色除个别器物因水浸微微泛白外,大多数器物青绿如碧玉”。

经仔细研究,她认为这些器物是内乡窑(邓窑)所出,并两度刊发论文解读。 她在编撰《中原文化大典文物典瓷器卷》时,收录了其中四件器物。   丹江为何会有内乡窑瓷器呢据《淅川县简志》记载,出器物的地方曾是古码头,货物由此北上可达关中,南下可至汉口。

这77件瓷器为丹江沉船上的瓷器,证实了宋元时期内乡窑瓷器由水路外销的事实。   2006年8月25日,南召县城郊乡董店村高庄组一农户院墙根下,挖出一批窑藏瓷器,较完整的有58件,包括菊瓣花口大碗、裹足支烧大盘、鸡心大碗等。

器物均光素无纹,以灰青色石灰碱釉为主。

专家考证认为,这批瓷器也是内乡窑所出。   内乡窑,又名邓窑,因历史上内乡长期归邓州管辖得名。 它地处内乡县山乍岖镇大窑店村,始于唐,盛于宋,元末断烧。 迄今为止,它未进行过正式考古发掘,但凭借有限的面世器物以及历史上的影响,2013年被评定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   围绕它,有着诸多谜团。

从未正式发掘的老窑址,现实和历史风貌是怎样呢它青绿如碧玉的色彩,是如何烧造而成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收藏带“窑司”字样的内乡窑瓷器碎片,能否证实它曾是官窑呢  ◎石堂山下探古窑  自内乡县城驱车西南行25公里,是山乍岖镇石堂山。 石堂山脚下白杨村大窑店自然村,就是内乡窑址所在地了。

  石堂山风景优美,周围浅山区林木茂密,又分布着储量丰富的石灰石、高岭土、鸡窝煤矿等制瓷、烧瓷原料,加上前河的丰沛水源,为内乡窑烧造,提供了充足的物质保障。

  内乡窑址中心区,以大窑店自然村为中心,北起土槽沟,南经店坊、水沟、白杨至上庄村,整体是个不规则的狭长地带,总面积120多万平方米。

历史上最盛之时,“十里窑场”窑口栉比,陶烟四起,车马喧嚣,商贾云集。   元旦前夕,冬日暖阳中,记者抵达大窑店自然村。

村西的大田地是窑址中心区,田里的麦苗低矮稀落,窑址区的庄稼往往长不好。

  大田地到处散落着碎瓷片和碗托、匣钵、垫饼、垫圈等遗物,你蹲下不挪窝一会儿能拣一堆。

大田地西侧是前河,是条一人多深的干河沟。

跳进河沟扒开沟壁覆盖的干玉米秸秆,半截窑壁赫然出现,略呈紫褐色,这是烈火烧过的痕迹。   前河历史上河宽水深,自西北向南流入丹江直达淅川,为内乡窑制瓷提供水源,也为瓷器销售提供便利交通。

  围绕内乡窑址中心区,周边分布着窑货沟、头漕沟、板货岗、渣子坡等,均与当年内乡窑各工作作坊、各作业面有密切关系。

窑货沟是仓库,堆放成品瓷。 头槽沟是挖掘高岭土的地方,板货岗是堆放废弃瓷器的地方,渣子坡由淘洗瓷土剩下的粗泥砂堆积而成。   立于内乡窑址中心区,掌中托着一把碎瓷片,那丝雨花瓷、白天蓝、荷叶青、麦苗绿等釉色瓷片,遗落田野近千年,美妙的瓷釉,仍如雨过天晴般澄澈,如五月清晨般清爽。

昔日十里窑场升腾起的窑烟,从历史深处弥漫而来,熊熊燃烧的窑火映红变幻的画面,钩沉起内乡窑的旧时繁荣。   内乡窑的十里窑烟已成故事,被老百姓讲述着:“窑毁于洪水,相传当初洪水来时,还有好几窑瓷器来不及搬走,现在还淤埋在地下呢。

”  也被专家学者广为追寻。 《中国内乡窑》主编江红军说,2003年11月初,南阳市博物馆在大窑店村北5公里处彭营村发现残片和废弃窑址,在新寨南2公里处上庄村发现大量瓷片堆积。 说明内乡窑范围比目前确认的区域还要大。 2014年,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调查发现,大窑店村西北方向的龙泉沟、石板沟、官路沟都是窑区,发现有大量青瓷、黑瓷片。

大窑店村西南的张灌沟也是窑区。   内乡菊潭古瓷博物馆馆长李海涛在田野调查中也有新发现。 比如距大窑店约3公里的李岗老窑,“窑渣和废品堆积层保存完好,顺土坡轻轻一扒,能看到一层层匣体和废弃品的堆积。

”李海涛说。   李海涛还发现了距大窑店遗址12公里的石板沟窑址,捡到有黑色流釉的瓷片,他认为这是内乡窑把铁绣花釉运用到青瓷上的尝试,应是较早的高温釉下彩。

  内乡窑,在专家学者的追寻中,不再是个扁平字眼,而一个地方,能让人回想,值得一再前往。

  ◎神秘古窑成﹃国保﹄  内乡窑是宋代北方汝窑系列瓷窑之一。

南宋《坦斋笔衡》中记载:“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瓷窑,故河北、唐、邓、耀悉有之,汝窑为魁。 ”邓,即邓窑。

  从明至清,内乡窑有史可据,但都未指明窑址具体地点。

新中国成立后,文物工作者一度遍寻不着。   1975年8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南阳市文物局在大窑店村发现“大量瓷片和窑具堆积,河岸断崖上有烧土块和残窑址,还有瓷土釉药等原料”,这是否就是史书所载的内乡窑呢  遗址西侧石堂山上,文物工作者发现一通元代至大二年(公元1309年)“石堂山麻衣道场重建十方普济宫碑”,碑文有“孤村陶烟时起,前事宛然在目”,指向性明显,大窑店村遂被确定为内乡窑址中心区。 碑文还确认了内乡窑生产下限,也就是说,直到1309年元代中期,内乡窑仍在烧造。   1986年,河南省政府公布内乡窑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划定了保护范围。   从1976年到1986年内乡窑成“省保”前,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冯先铭曾四次来此考察。

冯先铭提出内乡大窑店窑即为文献记载的“邓窑”。 他还对遗址上收集的碎瓷片做了细致研究。

他的关注与评介,对内乡窑来讲弥足珍贵。   2009年,内乡县启动内乡窑“国保”申报工作。 电话采访中,时任内乡县文化局局长薛有仓回忆:“从已采集到的瓷器(片)标本来看,它是唐宋元豫西南唯一曾为官府烧造过瓷器的地方窑。 瓷器不仅有自身特点,还兼采汝州、耀州等窑口之长,也得到陶瓷大家的重视肯定,整体保护现状完好,历史地位以及艺术、科学价值较高。

”  2013年5月,内乡窑被公布为“国保”。   虽为“国保”,但因遗址区未进行正式文物发掘,之前曾有过的多次调查“开挖面积都很小”,未找到完整瓷器,只发现了不同时期众多碎瓷片,“以小窥大”“以残悟整”,专家们初步认定此窑“初烧于唐末,盛烧于宋,复烧于元”,元末停烧。   围绕内乡窑,还有一个争议点:它是否为官窑。 1985年,时任内乡县山乍岖文化站站长靳青阳发现一块小瓷片,它略呈三角形,长五六厘米,上刻“窑司”字样。

经文物部门确认,这是刻有“窑司”字样的青瓷壶残片,是宋代中央政府派官员对邓窑进行窑务管理的实物见证。

  内乡县文广旅局局长赵国浩说,开封铁塔上的铃铛、琉璃砖等为内乡窑烧制,铁塔展厅曾展示过印有“邓州窑制”铭文的琉璃砖。 “铁塔的建造,在北宋是‘国字号’工程,琉璃砖制作不选择离开封更近的禹州、汝州而选在内乡,这与内乡窑产品材质上乘、做工精良有很大关系。 ”  当地研究人员李伟男认为:“内乡窑在宋代已受到皇室的重视和喜爱,很可能具有‘有命则贡’的官窑性质。 ”  ◎最是迷人麦苗绿  丹江发现的77件内乡窑瓷器,其色彩给杨爱玲留下了极深印象,她的两篇论文中,一再讲到“釉质晶莹光亮,有青玉般质感。 与临汝窑、新安窑、宜阳窑、宝丰窑青瓷不同,它的青更深一些,不像临汝窑的橄榄绿,不像宝丰清凉寺窑的葱绿色,是独特的麦苗绿。

”  1977年,著名古陶瓷专家叶喆民来到内乡窑,“一日往返”的调查中,遗址区的青釉划花瓷片令他惊叹。

2011年,他在《中国陶瓷史》中郑重记述:“有一种青釉划花瓷片十分精彩,为其他窑址所未见。

”  叶喆民见多识广,翠绿如玉的耀州窑,独树一帜的磁州窑,寥若晨星、珍若拱璧的汝窑,“夺得千峰翠色来”的越窑,叶喆民熟知其工艺和釉色。 但他仍如此称许内乡窑的青釉瓷,可见其既精美又与众不同。

  这种青釉之美,也闪耀在内乡县菊潭古瓷博物馆里。 馆藏的内乡汝釉天青碗、青瓷花口尊,质感温润,色调典雅,令人心灵平静、心境平和,与之相对,深感意境悠远。   历史上内乡窑以青瓷窑口驰名,但作为从唐至元一直烧造的窑口,别的朝代产品也颇具价值。   唐代内乡窑的主打产品是花釉瓷,这是唐代河南诸窑口的重要作品。

它色彩艳丽,还有丝绵状窑变。

  宋代内乡窑“主打”产品是青瓷,代表着宋代主流审美观,其青瓷产品又以印花居多。

印花青瓷是用特制模子在碗、盘、洗等器物内壁压印花纹后烧制。

内乡窑青瓷印花纹饰主要有花卉和水生物。 花卉题材有缠枝花卉、折技花卉、交枝花卉和团花等。

水生物题材有海螺、游鱼、荷叶、水草等。

一个典型的内乡窑青瓷水生物印花碗,会在碗内壁印水波纹,其上或是一条游鱼浮于水面,或是一只海螺沉于水底,花叶挺拔,水草飘摇。   金元时期瓷器残片,在河南省文研所调查中也有发现,它的《调查报告》中称:“比如碗底心有脐,内壁印缠枝花卉,都具金元时期风格。 ”省博收藏的77件内乡窑瓷器,更直观展现了内乡窑金代瓷器的精美,反映了金代内乡窑青瓷技艺的高超。   如果将内乡窑比成瓷绘长卷,它是以泥为线条,以青釉作彩,经由历代工匠拉坯、刻花、浸釉完成。 这幅长卷,即便淤满泥沙,被岁月侵蚀至破碎,附丽于其上的文化信息也不会消散,永在风雨中诉说着泥土、水与火的故事。   ◎奏响泥与火之歌  古窑址复烧,是奏响泥与火之歌。 复烧,是追根溯源,是敬畏传统。

复烧,是一种保护和传承。

中国几乎所有重要窑址,都有当代人潜心于复烧。

2011年,景德镇以11座复烧的历代古瓷窑为核心的民俗博览区,被当时的文化部公布为全国第一批国家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内乡县政府党组成员周晓锋,负责内乡文旅工作。 他对内乡窑有极深感情,牵头了菊潭古瓷博物馆建设,更推动了内乡窑两度复烧。 他说:“复烧是活的传承,是将传统技艺与现代烧制理论结合,让烧制过程及产品质量更可控。 杨子坤和李海涛,都为内乡窑复烧作出了艰苦努力。 ”  20世纪90年代,内乡五里堡扳倒井村村民杨子坤,利用自己掌握的陶瓷烧造技术,用大窑店高岭土做原料,启用古方配釉料复烧内乡窑。 烧到第三窑时,出了共有18个品种的上百件作品,中间有青绿色的漂亮瓷器。 之后因无财力支持停烧了。

他很遗憾:“啥时能真正烧个好东西,让专家论证下,我这辈子心愿才算完成。 ”  80后的李海涛喜欢历史和收藏,曾师从洛阳市古陶瓷学者、收藏家陈树威学习多年。 2017年,他向杨子坤请教内乡窑复烧事宜,杨子坤有病在身,仍详细讲解原料产地、工艺配方,带李海涛去实地调研。

  李海涛的团队走遍内乡,选取了制瓷所需的十余种优质天然原料。 2017年10月,团队又循着古人制瓷采料的遗迹,找到了传说中的釉土紫金土。

经多次窑烧试验,2017年,第一批与宋代内乡窑瓷特征接近的豆青釉、白天蓝釉、荷叶青釉、茶叶末釉瓷器试验成功。 80多岁的杨子坤看到作品后,激动不已。

  2018年,内乡窑制作技艺被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李海涛等人被南阳市命名为内乡窑制作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周晓锋说,为更好传承内乡窑文化,内乡县已建了三个研学基地,这也是南阳市青少年示范性实践基地的特色项目。 孩子们可以在这儿揭开“泥巴变珍宝”的面纱,感受升腾的窑火魅力,领略深厚的传统陶瓷文化。   (来源:河南日报精彩周末行走中原)。